欢迎访问:丁香六月月,婷婷开心-婷婷色香五月综合激情-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流泪的老婆

大家好,我老婆叫崔小唯,今年28岁,身高160cm,体重43kg,在金融行业工作,一双丝袜美腿让人垂涎欲滴,是个标准的人妻丝袜OL,不过由于看起来显小,说她还在读大学都不会有人怀疑。
我们从交往、结婚到现在有7年时间了,可能是因为七年之痒吧,在性事上缺少兴致,大都是应付一下交个「公粮」草草了事,直到一件「意外」发生,又让我重新燃起了兴趣。
那是今年春天,由于之前的住所环境不太好,邻居又经常深夜了还在吵闹,于是小唯在和我商量之后,决定卖掉当时的房子,另外挑个环境不错的小区居住。经过一段时间的斟酌,选中了一套我们都很满意的房子,付了首期拿了钥匙,便开始商量起如何装修新居。
之前那套房子是委托装修公司来做的,事后一算,被他们坑了几万块,这次在朋友建议下,在小区里转了半天,看到一家装修还不错,于是联系了那个工头,工头一听有私活可接,立马答应隔天下午和我们一起去新居看看。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搭车前往新居,但是遇到路上堵车,于是打电话让小唯先过去和工头聊下我们的装修想法。等我到了以后都晚了快1个小时了,正准备搭电梯上去,却接到小唯电话:「老公,你到了吗?」
「刚到楼下,在等电梯,马上就来。」
「哦,不用啦,我已经谈好啦,你来小区对面的咖啡馆吧,我一直在这等你呢。」
「好的,我马上到。」
「等你哟,老公,快来~」
挂掉电话来到咖啡馆,小唯正好走出来,见到我挥手说:「老公,我们边走边聊~~」一路上小唯向我介绍那个工头姓陈,在XX公司工作了快20年了,很有经验的样子,算了一下比在装修公司便宜很多,而且还保证质量。
我一路听着小唯说话,心里却觉得哪里不对。直到临睡前,我突然想到小唯由于工作需要,必须要穿黑色丝袜,而咖啡馆见到她时腿上什么都没有,丝袜哪里去了?
想到这里,我睡意全无,不过又一想,也许是小唯在公司换下了?不过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啊,上次丝袜钩丝破掉也带回来了的。难道是那个工头?我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淫妻小说,难道里面的情节发生在我身上?不至于吧,小唯虽然床上比较闷骚,但还是比较传统的女性,而且刚才也没表现出什么啊。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迷迷糊糊的听到小唯叫我:「老公,睡了吗?」
「还没呢,老婆,怎么啦?」
「有件事,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我心里一紧问道:「什么事呀?」小唯却不说话,我从背后抱住她,刚想开口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小唯突然转过身来,一脸的泪痕:「老公,我对不起你,你别不要我好吗?」
我心里一紧:不是吧!难道真被我猜中了?
「今天在新居……我和陈师傅本来好好的在看房子,突然他抱住我……将我压在地上,我拼命反抗,呜呜呜……但是他用皮带将我双手捆起来,然后把我……」小唯一边哭一边说。
我脑袋里「轰」的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肉棒却一下硬的不行,小唯见我不说话,也不知道或者不敢说什么,在那轻轻抽泣。
看着哭泣的小唯,我鬼使神差的一把扯下她的内裤,将硬的不行的肉棒一下插入到她小穴里,小唯竟然早就淫水泛滥了,感受着她那又湿又窄的小穴,我一声不吭奋力地抽插着。
「啊……老公……不要……」
我骂道:「骚货,你都湿成这样了,真的是别人强奸你吗?别人可以干你,我就不能干你吗?」
「不是……哦……不是啊,老公……我是真的……」
「是真的什么?真的勾引那个老鬼让他干你是吗?」
「我没有……啊啊……老公,我真的……啊……」
不管小唯说什么,我始终大力抽插着她那紧窄的骚穴,双手则抓着她那雪白而圆润的奶子,不停揉捏她的乳头。
在我一阵爆操之后,小唯脸上依旧有着泪痕,嘴里已经不自觉的发出浪叫:「啊……老公……哦……再大力点……再快点……啊啊……干我……」
「骚货,你也是这样一边被那老鬼操干,一边求他大力干你吗??」
「是…我是骚货…啊…是我勾引他……啊啊…求他干我…用力…啊……」
「骚货!你这欠操的婊子!」
「我是婊子…哦哦…用力干我……」小唯一边说着,一边用她两条白皙的玉腿老树盘根般地缠着我,「老公…用力干你的婊子老婆……啊啊……」
听到她这么说,我无比兴奋,肉棒在小唯的骚穴中一阵乱操,操的她浪叫不停,接着我抽出肉棒,将小唯身体反转过来,使她的玉背和美臀面向着我,再双手抓着她的纤腰,用老汉推车的姿势继续干她,小唯用手撑着床,一边迎合我的撞击,一边大声浪叫,双乳随着身体前后摆动。
「啊…啊……再大力点…老公…快点…快……啊啊……啊啊啊啊!!!」小唯竟然这么快就达到了高潮。
我突然想起她所说,那老鬼也是这样从后面把她压在地上,于是一把抱起瘫倒在床上的小唯,让她整个上半身趴在床上,随后从床边扯过小唯的内裤,将她的双手反绑在身后,撅起骚臀继续猛操。
「老公…够了…啊…不要再操了……」小唯求饶道,「老公…哦哦…求你了……放过我吧……」
「骚货,你不是欠操吗?我就把你操个够!婊子,这个姿势喜欢吗?嗯?」
还在高潮中回味的小唯,语无伦次的说:「喜欢……婊子老婆最喜欢…被别人用这个…啊…姿势……啊啊……干了……」
「说!你今天是怎么勾引陈老鬼,让他干你的?」
「是…我进屋就把…啊啊…老公用力……就把裙子撩到腰上…哦……趴在墙边…分开双腿,撅起……撅起我的屁股勾引他……」
「什么屁股?是骚臀!说!」
「哦…是骚…啊…骚臀……」
我一边奋力抽插,一边说:「骚货,继续说,你这个婊子撅起骚臀干什么?」
「是…啊啊…我对着…陈师傅……哦哦哦……撅起骚臀左右摇晃……一边晃一边告诉他……我是个欠操的骚货……求他操我……就像这样从后边……撕烂我的裤袜…用力操我……」
「那他是不是抱着你一阵乱操??」我一边问,一边又猛操了几十下。
「是…他抱着我的骚臀……啊啊……撕烂我的……撕烂我的裤袜……哦…哦哦……陈师傅…操我……再大力点……用力操我的小穴……」小唯被我操得意乱情迷,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我在操她还是陈老鬼在操她。
「欠操的骚货!干死你这个婊子!」我也是精虫上脑,一边说一边大力抽插,「你这个勾引男人的贱货,操烂你的骚穴!」
「是…我是骚货…是婊子…是贱货……啊啊……每天都要勾引不同的男人操我……干我的骚穴……哦哦哦……让他们轮奸我…操我…干我…哦…在我子宫里射满精液……啊啊……」
我听到这里,一手抓住小唯的头发,一手不停的拍打她的骚臀,小唯双足紧绷,浑身颤抖,马上也要迎来第二波高潮。
「陈师傅…呜……别停…干我……呜喔……操我…射烂我的骚穴…」小唯这骚货竟然求那老鬼射烂她的骚穴。
听到这里我再也无法忍耐,再抽插了几十下后,用力抓着小唯的骚臀,将精液狠狠的射进她的骚穴,而小唯也在我的射精中达到了第二波高潮。
射精后看着身下的小唯,她双肩不停的耸动,我一下清醒过来,心中无比后悔,俯身想抱住她,谁知小唯转身给了我一巴掌。
「老公!」
我突然睁开双眼,看见小唯趴在我旁边,手中握着我坚挺的肉棒,脸上挂着暧昧的笑容:「老公,你要干死谁啊?你要操烂谁的骚穴啊?嗯~~?」
妈的,是梦吗?
「老婆,那个…嘿嘿……做了个梦而已…」
小唯一巴掌拍在我的肉棒上,痛的我眼泪直流,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小唯突然脱下我的内裤一口将我的肉棒含进去。
突如其来的快感让我无以言表,想起昨晚梦中的情景,我很快就在小唯的嘴里缴了械。
小唯将嘴里的精液吐出来,说道:「咳咳…坏老公,怎么这么快,差点呛死我了!咳咳咳……」
「抱歉啊,老婆,你这么迷人,小嘴又这么厉害……」
「好啦,快起来啦,吃过早饭乖乖去上班。」
「好的,老婆。」


相关链接:

上一篇:【先师】(完) 下一篇:乞丐的媳妇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