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丁香六月月,婷婷开心-婷婷色香五月综合激情-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监狱里的四个女人

监狱里的四个女人

大金沟王家的少爷王大顶是抗联,这消息传出来全县的人都震惊了,这么个玩意都是抗联,那天底下还谁不是抗联。

  「妈拉巴子的,你们这帮鳖犊子玩意,抓错人啦。」王大顶自打被抓进了大牢,嘴就没闲过,抓着栏杆破口大骂,嗓子也不干。

  远远观察着牢房的铃木谦三有些怀疑,「这个人有神根?」「太君,人不可貌相,他那个牛子别提多尿性了,要不然能骚性地到处撩骚,十里八乡地大姑娘小媳妇没少被他糟蹋。」柳翰文害怕铃木放人,添油加醋地描述。

  柳翰文的话成功让铃木来了兴趣,自己哪怕能达到一半这样的能力也好啊。

  牢门打开,铃木走了进来,王大顶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铁塔般的健壮身躯给了铃木很不适应的压迫感。

  「我的,大日本皇军少佐,你是王大顶?」

  王大顶来了个充满江湖气的抱拳,「太君,我们老王家给满洲国交粮当差从没含糊过,咋地就成了抗联啦?」「这只是一个小误会。」铃木摆了摆手,「调查清楚前,你可以在这里为皇军做事。」「做啥事啊?」王大顶纳闷。

  铃木给王大顶安排的差事是看守女牢房,看守的方式是直接把他也给扔了进去,而且几乎明摆着告诉王大顶,这些女人是抗联,注定不会活着出狱了,愿意做些什么就做些什么。

  牢房内的七八个女人衣衫不整、头发蓬乱,对突然出现的一个健壮男人充满了恐惧,聚集在一起,缩在墙角惊恐地看着王大顶。

  王大顶倒是安静得很,将铺盖卷往地上一扔,躺在上面一会儿就打起了鼾,让躲在牢房外听墙根的铃木谦三空等了半宿。

  第二日,盯着黑眼圈的铃木把王大顶唤了过来。

  「皇军将那些女人交给你看管,你为什么不动她们?」王大顶梗着脖子说:「那些女人是皇军交给我看着的,要是弄出个好歹,咋对得起太君托付。」铃木谦三弄不明白这小子是真傻还是忠心,皱着眉头说:「今夜不用顾忌,用你们的话说,肏死她们。」王大顶好像终于开窍了,「太君,中国女人我玩够了,提不起兴趣。」铃木谦三喘了口粗气,「我来安排。」夜里,王大顶又被安排进了一间牢房,房里有酒有肉,两个穿着赤古里的朝鲜姑娘,一个穿着和服的日本女人,还有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俄女人,这是铃木特意从哈尔滨弄来的,因为不了解王大顶口味,能弄到的女人各国都预备下了。

  两个朝鲜小姑娘好像是姐妹,细眉细眼,可怜兮兮地抱在一起。

  那个老毛子女人最没心没肺,对着酒菜可劲儿猛造。

  这三个人都没引起王大顶的注意,他一直看着那个日本女人,女人没有像朝鲜姐妹那样露出恐惧,而是带着一种鄙夷的神色看着他。

  王大顶一步就冲了过去,要去撕女人的和服,不料被女人一把推开,生硬的中文喊道:「猪,支那猪,不要碰我。」这彻底将王大顶惹恼了,抬手一个耳光,他那蒲扇般的大手一下子将日本女人抽懵了,晕晕沉沉间衣服被扒了下来。

  「妈拉巴子,装什么逼,里面连裤丝都没一条。」王大顶脱下衣服,露出一身黑黝黝的腱子肉,和那根将尽一尺长的粗大鸡巴。

  「啊——」那对朝鲜小姐妹吓得捂住了眼睛。

  王大顶根本没有搭理她们,手扶肉棒,对着日本女人干涩的肉穴一下挺了进去,女人痛得浑身一颤,死命推打,却无济于事。

  王大顶没有客气,抡圆了巴掌,又是左右开弓四下,打得女人呜呜哭泣,再也不敢反抗。

  王大顶这才抖擞精神,大拉猛顶,一口气猛插五十多下,每一次都捅到花心,向着子宫口挺进。

  日本女人的身体像麻花似地发疯地扭动,阴户随着肉棒的节拍,向上猛顶。

  「啊……啊……好……好狠……顶……顶得……再快……点……啊……好热……好硬……好长,插……插吧……」她仅懂的几句中文,断断续续地喊了出来。

  「妈的,日本骚娘们,捅几下就浪了。」王大顶下身的肉棒又加快了速度,一连又是一百多下,直进直击,急抽猛插,同时狠掐猛揉女人的乳房,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斑斑红印。

  只听到「啪,啪,啪」肉击声,在肉棒和阴户的交接处阵阵响起,只听到喘息声伴随着女人的呻吟声,震动着整个的房间,朝鲜姐妹捂住耳朵,身子瑟瑟发抖。

  「啊……啊……喔……美……美……你……插死小穴了,对!好!啊……用力……对……就是……那里……喔……好痒……痒得钻心……再深点……用力掘……哎啊……真好,爽死我了……」「唔……唔……呜噢!……噢……噢……」日本女人疯狂的浪叫,一声高似一声,柔软的腰肢死命的扭摆。

  只听「啊」一声尖锐的叫喊,日本女人摇动着长发,全身抽搐般地颤抖,尿了王大顶一身,瘫软了下去。

  「日本娘们也不禁肏。」王大顶也没有放过她的意思,将女人身体扳了过来,将女人的屁股抬起,对准褐色的屁眼,下身用力,肏了进去。

  「不可以,求求你。」只见日本女人摇头晃脑,痛得浑身发抖,「那里不可以。」「真他妈紧,这里还是第一次。」王大顶邪笑,按住女人腰肢,一寸寸将肉棒全部顶入。

  女人疼得出了一身冷汗,双手紧紧抓住身下干草,两条白腿忍不住地抖动。

  王大顶慢慢动作,由开始的干涩,到逐渐分泌的肠油润滑,他的速度也开始加快,小腹不停撞击女人肉感的屁股,同时啃咬着女人肩颈,留下了一个个深深的牙印。

  女人开始嘶喊,不是方才的舒畅,而是因痛楚发出嚎叫,王大顶仍是不留情面地耸动,越来越重,越来越快,将女人肛门嫩肉都干得翻转出来。

  「弄死你,操你妈的,日本贱货。」王大顶咬着牙,抱着日本女人的腰腹,左右挑刺,横冲直撞。

  日本女人终于受不了了,后庭的充胀饱满,让她无法承受,身子一阵痉挛,晕了过去。

  王大顶又冲刺了几百下,才将火热的种子洒在女人直肠里。

  看着男人呼呼地喘着粗气,那对朝鲜姐妹似乎放下了心,没想到王大顶从日本女人身上站起时,那根粗大丑陋的肉棒又生龙活虎起来。

  王大顶拽起那个年纪小些的朝鲜女孩,几下撕破了她的衣服。

  女孩很瘦弱,一对鸽乳王大顶几乎一手就能攒在一起,「大哥,不要,求求你。」女孩可怜巴巴地哀求。

  「闭嘴,高丽棒子,平日你们这些朝鲜二鬼子也没少欺负中国爷们,今天报应来了。」王大顶将女孩按在地上,大手从瘦弱的身躯上滑过,拨弄了几下稀疏的阴毛,分开那对细细的大腿,将他那棒槌般的肉棒顶到了女孩红艳艳的洞口。

  「大哥,大哥,放了我妹妹,我可以的。」那个大点的朝鲜姑娘冲了过来,抱住王大顶的大腿,自己脱了赤古里布裙。

  看着这个女孩比身下的略微丰满,王大顶犹豫了下,「好,可你要是整不出来,我还肏你妹妹。」「可以的,可以的。」女孩翘着舌头,连连点头。

  王大顶坐在地上,「自己坐上来。」

  姐姐背对着王大顶,颤颤巍巍将自己娇弱的阴部对准王大顶粗大的肉棒,王大顶只能看到露出稀疏的毛尖的阴部缓缓将自己的鸡巴慢慢吞噬,那股子紧窄不是方才日本娘们能有的,如同一层层套子渐渐勒紧了肉棒,舒服得他哼哼出声。

  王大顶伸手将妹妹拽了过来,又掏又摸,惹得小姑娘一阵阵尖叫。

  正皱着眉头下蹲的姐姐,听到背后妹妹的尖叫,心中一惊,两腿没有绷住,一下坐了下去。

  「呀——」姐姐皱紧眉头,发出一阵轻呼。

  「快动,不然干你妹子。」王大顶一边用手揉着那对青涩的乳房,一边用嘴啃咬着少女稚嫩的阴部。

  火热而粗壮的肉棒像烧红的铁棍一样杵入了她的最深处,朝鲜女孩呼呼地喘着气,费力开始扭动身子。

  「呜……呜……」她轻轻地呻吟着,那根又粗又烫的棍子一下一下地顶入她的深处,点触她的敏感处,引得那淫水不住地往外流。

  王大顶可以清楚地看到女孩的阴部嫩肉被他粗长的肉棒带动下进进出出,欲念渐起,手上也加重了力气,妹妹雪白的鸽乳被他捏得通红。

  王大顶终于忍不住了,推开妹妹,坐了起来,只是轻轻一拎,姐姐轻盈的身躯便被他抱成了跪伏的姿势,他身子向前猛地一挺,加快速度奸淫身下这个朝鲜姑娘。

  这猛烈地冲击,好像刺穿了姑娘的五脏六腑,「唔——」扬起脖子发出一声哀鸣,随后身子像一艘海中颠簸的小船,被王大顶掀起的大浪不住吹打,攻击,干得她气喘吁吁,精疲力尽,「我要死啦——求求你……」「大哥,饶了姐姐。」妹妹眼泪汪汪,撕扯着王大顶。

  看着身下的姐姐只是嗯嗯闷哼,王大顶将她往地上一推,一下将妹妹扑倒,「饶了她,就饶不了你啦。」「不要,不要,大哥,求你,啊——」少女凄厉的一声惨叫,随即呜呜哭了起来。

  王大顶双手架起瘦弱的双腿,把暴胀的阳具插入了少女方才被她舔得湿淋淋的屄穴中。

  「疼!」粗壮的阳具带着热力进入了自己的体内,女孩禁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感觉身子都要被一分为二。

  王大顶双手揉捏着她没有完全发育的乳房,屁股大幅度地前后运动,一下下有力地把巨大肉棒插入少女的小屄中。

  「噢……唔……」女孩一双大腿无力地分在两边,雪白的屁股在剧烈的冲撞下轻颤着。

  王大顶伸出舌头舔着少女的脸,啃着她的嘴,将女孩整个脸都弄得湿漉漉的,分不清哪个是他的口水,哪片是她的泪水。

  下身的强烈疼痛让少女觉得下体开始麻木,两手抓紧了王大顶的脊背,划出了道道血痕。

  王大顶浑然不觉,少女冰凉的淫水随着他的抽送滴滴答答地淌下,湿了一片干草,滑腻而火热的小穴令他快感倍升,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

  忽然,他感到身下的少女一阵痉挛,好像有张小嘴一样不停吮吸他的鸡巴头子,强力的快感顿时传遍了全身,他刹间停下了动作,喉咙里传出低低的吼声。

  趴在少女身上喘了一会儿,再站起来他的鸡巴又是摇头晃脑。

  那个白俄女人已经酒足饭饱,瞪着眼睛瞧着他。

  王大顶冲老毛子娘们冲了过去,女人没有跑,竟然也迎了过来,配合他脱掉自己衣服,一把含住王大顶的鸡巴就开始狂吮猛舔,舒服得王大顶直哼哼。

  白俄女人皮肤没有东方女人的细腻,可是身材丰满,几乎和王大顶一样身高,那对又白又大的奶子怕得有二十几斤,王大顶怎么都握不住。

  王大顶顺着女人雪白的后背下滑,一手都滑到了股沟里,女人的屄毛竟然也是淡金色的,茂盛地长满了胯间,王大顶将手指伸进老毛子的屄穴,女人含着他的肉棒「唔唔」了几声,没有太大反应。

  王大顶又将拇指戳进了女人肛门,女人只是晃了晃雪白的肥臀,还是没有太大动静,这让王大顶来了脾气。

  直起腰来,抓住那头长发,把女人的嘴当成了屄穴,狠狠一阵肏弄。

  白俄女人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两手还有余暇摸他的腚沟和卵子,直到王大顶狠狠的一次尽根插入,女人才受不了,抓紧了王大顶的卵袋,强迫他退了出来。

  随着肉棒从女人嘴里拔出,哗啦啦一大堆口水流淌出来,女人好像也被憋得够呛。

  王大顶将女人扑倒,将那根粗大鸡巴没有一点前兆的捅进女人阴部,力气用得太大,差点连那对肉蛋都带了进去。

  女人口中发出「嗬嗬」的叫声,嘶喊着王大顶一点也听不明白的鸟语,双手不断地在王大顶的前胸后背,乱抓乱挠,一双丰满的白腿不停地蹬踢,活像一只发情的母狼发出了吓人的吼叫。

  王大顶双手向下托住了丰满的大白屁股,用力往上一拢,大肉棒使劲往下一顶,连肉蛋都带入了进去,又一用力,粗大的肉棒在屄穴里开始转磨。

  女人好似被巨大的快感感染,挺腰耸臀,迎合那根巨大肉棒,没有一点不适。

  「妈拉巴子,还是老毛子女人大屁股大胯的抗肏。 」王大顶将女人雪白丰满的双腿扛到肩上,双手摁在两个大肉球上来回揉动,腰身用力,连肉棒带肉蛋一下拔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阵直出直入,急抽猛插了五六百下。

  「喔——喔——」白俄娘们终于有些受不了了,眼冒金星,全身发抖。

  「他妈的,你再浪啊。」王大顶将女人翻了个身,白俄女人的腰身有些赘肉,有些松耷,不过那雪白的大屁股却很养眼。

  王大顶对准这外国娘们的屁眼,狠劲顶入。

  「嗷——」随着一阵狼嚎般的叫声,两具大汗淋漓的肉体又开始疯狂扭动,只听到「兹咕!兹咕!」的抽插声,只听到「啪,啪,啪」的拍击声,只听到粗重的喘息声,只听到野兽般的吼叫声。

  每次撞击,女人肥大的臀部都如同波浪般的一阵翻滚,王大顶兴奋起来,甩手开始「啪啪」地拍打起来,老毛子女人摇了摇屁股,抖动得更加激烈,浑圆的屁股疯狂的扇动起来,差点把王大顶顶翻。

  「妈的,老子可不丢这人。」王大顶掐住女人肉感的腰身,蹲成马步,狠顶猛抽。

  约莫纠缠了二十多分钟,俄国女人终于败下阵来,全身一阵哆嗦,身子软了下去。

  王大顶将女人翻到正面,跨在她胸前,将那根粗大鸡巴夹在雪白的胸脯中,又是一阵抽动。

  女人的胸部并不坚挺,但柔软滑腻,鸡巴裹在中间舒服得很,王大顶在女人胸前纵横驰骋,终于将一泡精液都喷在了俄国女人的脸上。

  老毛子女人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对脸上的脏东西擦都没擦。

  朝鲜小姐妹抱在一起,低声哭泣。

  日本女人还如同一滩烂泥,瘫倒在草堆上。

  王大顶来到日本女人身前,一泡新鲜出炉的热尿滋到了女人身上,女人身子抖了抖,还没有醒来。

  王大顶拿起桌上的一瓶伏特加,仰脖灌了一大口,「噗——」又吐了出来,「一股子马尿味,操,这到底是咋回事呀!」

字数:5117
【完】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